让抢注者望而却步,须提高商标“碰瓷”的成本

发布于 2020-04-23 11:56

目前我国正在开展主题为“知识产权与健康中国”的全国知识产权宣传周活动。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知识发挥战疫力量,助力疫情防控科研攻关。在生物医药、医疗设备等领域,大量疫情防控企业加速知识产权转移转化。与此同时,蹭疫情热度抢注商标行为也不断出现。(见4月21日《法制日报》)

  商标价值源于产品、服务与品牌营销深度结合带来的“丰收”,恶意抢注商标玩的则是“买椟还珠”的游戏——申请商标不是为了生产与经营,而是囤积注册资源、待价而沽,甚至借以“碰瓷”,等待时机获取非法利益。

  恶意抢注商标长期存在,一是因为注册商标是民商事主体的合法权利,哪怕有关部门发现注册者有囤积注册的主观意愿,但其没有将恶意反映在具体的行为上,那么相关人员在注册程序环节也很难准确把控,将其剔除在外;二是相关法律规定及监管存在不同程度的滞后,比如汉字具有形似、谐音、延展性等特点,如何界定相似商标的差异?像“康帅傅”“哇哈哈”“六个桃桃”等“山寨名牌”,都属此类。

  恶意抢注商标违反公平竞争的市场原则,损害商标注册与管理的秩序,也迫使一些知名品牌企业需作防御性注册,进而推高了商标维权成本。防范商标恶意抢注,应在商标注册与管理的规范上健全规则、修补漏洞。

  首先,应细化商标注册的评审机制,明确“不得申请作为商标”的边界,创造更公平的注册环境。抢注商标的一个突出特点是“蹭热点”“傍名牌”,比如2018年世界杯期间,新秀姆巴佩的名字成为商标抢注的目标,仅一周时间,商标网上注册相关商标的申请就有百余个。再如此次疫情催生的诸如“雷神山”“火神山”等热词,相关商标注册申请也是层出不穷。只有从规则上守住注册的关口,让热点蹭不了、名牌傍不上,才能有效减少投机抢注行为。

  其次,细化商标注册申报的基本条件,建立与资质备案、行业监管、征信管理、税收管理等关联的信息共享机制,提高注册商标“使用目的”的有效识别,增加一些商家和个人的投机难度。

  第三,规范注册后商标保有与使用的规则,提高商标抢注囤积的成本。可以考虑以“注册商标必须用来生产与经营”为标准,设计注册商标保护的差别成本。比如,新注册的商标在规定年限内必须缴纳一定费用,注册者能证明商标正常使用的可以免缴,这样的话,商标囤积者的成本就会提高,且囤积越多成本越高,进而迫使其放弃借此投机牟利的想法。

  只有完善规则,提高商标恶意抢注、恶意诉讼的成本,加大惩处力度,才能让“碰瓷”者在法律风险和利益诱惑面前仔细掂量孰轻孰重。

免责声明:本信息来源网络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核实后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